企業簡介

試看新能源汽車如何破局
日期 | 2014-10-14 17:53來源 | admin
        新能源汽車推廣破局的關鍵在于消除地方保護,建立全國統一的新能源汽車市場。在國家大力推進環境治理的宏觀背景下,新能源汽車的快速發展勢必將對清潔電力提出更高的要求——

  根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的數據,今年上半年,中國新能源汽車生產約2.07萬輛,銷售約2.05萬輛,比去年同期分別增長2.3倍和2.2倍,產銷量雙雙超過去年全年產銷總量。

  9月1日起,對獲得許可在中國境內銷售(包括進口)的純電動及符合條件的插電式(含增程式)混合動力、燃料電池三類新能源汽車免征車輛購置稅的政策正式實施。免征車輛購置稅,將使新能源汽車的購買成本再降約10%,各種車型能獲得1萬元至2萬元的稅收優惠。

  然而,產銷雙增并不意味著新能源汽車已走出市場推廣的困境。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市場經濟研究所流通研究室主任、研究員王青指出,我國新能源汽車推廣多年卻遲遲難以破局的根本原因在于我國財稅制度和政績考核機制亟待改革。只有在這兩套制度體系日漸完善的基礎上,新能源汽車產業才能突破市場瓶頸,實現“彎道超車”。

  推廣慢:小基數致雙增長,市場容量與消費意愿不匹配

  盡管對比以往,今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車產業交出的“成績單”相當不錯,但產銷量雙雙大增有賴于基數小,整個新能源汽車市場容量依然很小。

  記者走訪北京的比亞迪、北汽等多家4S店時發現,鑒于新能源汽車不需搖號及各項稅費補貼政策的逐步落地,消費者對新能源汽車十分關注,但充電難題和“里程焦慮”使大多數人仍處于“觀望狀態”,對新能源汽車還是看的多、買的少。

  王青認為,看新能源汽車市場是否破局,關鍵指標不是產量或者銷量絕對值的增長,而是市場容量是否實現與消費意愿相匹配的增長,也就是推廣速度。2009年,中美兩國新能源汽車銷量基本相等;2012年,中國新能源汽車僅售出1.28萬輛,且大多為公用車或出租車,美國新能源汽車銷量卻已達到48.26萬輛,是中國銷量近40倍。由此可見,中美兩國推廣速度相差甚遠。

  差距大:地方保護難破除,財稅制度與政績考核是關鍵

  客觀地說,中國新能源汽車的起步時間并不晚。中美兩國政府均在2009年全面啟動對新能源汽車尤其是電動汽車的支持計劃:中國是由發改委、科技部、工信部及財政部四部委共同組織啟動“十城千輛”的節能與新能源汽車示范推廣試點工作;美國則推出了汽車補貼制度(CARS),購買低油耗汽車的消費者會獲得3500美元至4500美元代金券,美國政府還授權美國能源部24億美元來資助國內電動車和電池制造設施的建設。

  這也意味著在起步階段,中國與以美國為代表的發達國家都面臨著“里程焦慮”、儲能瓶頸等技術性問題,以及基礎設施欠缺、補貼政策尚不完善等市場性問題。“新能源汽車發展分兩個階段,如果說第一階段中國是與發達國家站在同一起跑線的話,那么目前的第二階段,我國已在技術上落后于發達國家。”王青表示,由于我國處在轉軌時期,技術創新和市場推廣層面存在體制性障礙,導致我國新能源汽車發展速度整體慢于發達國家。

  “根源在于財稅制度和政績考核機制亟待改革。”王青說,目前消費者購買新能源汽車會面臨地方保護造成的市場壁壘,即購買外地車企生產的新能源汽車將付出更多的機會成本。

  國家政策明確規定,各地區要執行國家統一的新能源汽車推廣目錄,不得采取制定地方推廣目錄、對新能源汽車進行重復檢測檢驗、要求汽車生產企業在本地設廠、要求整車企業采購本地生產的電池和電機等零部件等違規措施。而在北京,消費者無法購買插電式混合動力車,因為其未被納入北京的新能源汽車推廣目錄。插電式混合動力車想進入北京銷售,相關企業必須到北京投資設廠。類似這樣在新能源汽車準入上設置門檻的做法,在全國很多城市并不鮮見。

  地方政府傾向于將市場限定在本地車企生產的新能源汽車產品,原因在于中央財政補貼的資金是經過當地政府來向車企進行撥付,而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絕大部分來源于本地企業。為保障財政收入持續增長,地方政府自然傾向于本地車企在新能源汽車市場上大放異彩。這造成外地新能源汽車企業獲得補貼資金的難度增加,在市場準入上的門檻也高于本地車企。

  此外,政績考核機制的不合理,造成地方政府以稅收作為推廣目錄的優先考慮標準,本地車企的先天優勢不言而喻。盡管分散式的小規模生產并不符合規模經濟的要求,但一些企業為了獲得當地市場,不得不在當地建設組裝廠,以換取當地的市場份額。在當地建廠就意味著在當地繳稅,地方政府也就有足夠的動力來設置市場準入門檻。

  因此,王青認為,在財政制度及政績考核機制尚未完善的前提下,新能源汽車政策熱、市場冷的現狀恐怕難有改觀。

  追趕難:“小政府”有大作為,擺正市場政府關系方能破局

  任何新興產業在推廣發展初期都面臨技術和市場兩個方面的難題。我國新能源汽車技術落后于發達國家,除了市場推廣慢導致汽車企業進行新能源技術研發的動力不足,鼓勵創新和創業的制度環境不完善也是主要原因之一。王青指出,創新不僅是指技術上的創新,制度創新同樣關鍵。“產學研脫節,新技術難以商業化,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我們缺乏對投資融資的保護機制。”在創新層面,政府對產業發展方向的把握能力遠不如直接參與市場競爭的企業,因此政府直接介入新興產業發展,也是失敗遠多于成功。

  王青指出,以電動汽車為代表的新能源汽車,毫無疑問是汽車產業的發展方向。對政府而言,與其以強勢的“大政府”姿態來主導扶持新能源汽車產業,投入大量資金對企業進行補貼,不如以“身居幕后”的“小政府”角色減少對經濟的直接干預,加大對財稅制度及政績考核機制的改革力度,從根本上消除地方保護主義,令市場發揮其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從而真正破除新能源汽車規劃熱、市場冷的局面。


(責任編輯:admin)
上一篇:中國制定75項電動汽車標準領跑全球新能源汽車補貼2020年退出
下一篇:中國天天談補貼 美國電動汽車卻市場爆發
通話
短信
地圖
首頁
浙江6十1开奖